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八节 肉饼

作品:宿主|作者:黑天魔神|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7-14 08:03:14|下载:宿主TXT下载
  天浩嘴上不说,心里对却对此感到好笑:馒头有什么好吃的?

  把晒干的麦子磨成粉,是一项极其枯燥的工作。磐石寨没有牛马,自然也就谈不上使用畜力。寨子外面有河,北方蛮族在水力机械方面的运用程度为零。麦粒脱壳的工作交给女人处理,通常要持续很久。相比之下,人力推磨虽然辛苦,却也简单。

  第一包新麦面粉送到天浩面前的时候,秋收已经结束四天了。

  面粉颜色偏灰,甚至有些黑,不是记忆中的粉白色,这表明有大量麸皮掺杂其中。文明时代用一百斤麦子连续脱壳去掉大量麸皮才能制出的精面“八五粉”(一百斤麦子出八十五斤面),在这个时代实在太过于奢侈,也远远超出村民们对“粮食”的逻辑概念。

  掺水和面,等待面团发酵的时候,阿依一直在砧板上剁肉。天狂在山上猎到一头鹿,这种善跑的动物体内没多少油脂,天浩剖了一条鳟鱼,让阿依把两种肉混合起来剁成肉糜。这样一来,吃起来就不会感觉太柴。

  刺瓜已经长大。这些平均重量为三公斤左右的果实看上去对所有觊觎者充满了敌意。表面尖刺变得异常坚硬,必须用柴刀一一斩断,才能伸手把瓜从蔓藤上摘下,然后抱起。坚硬的瓜皮仿佛一个坚果壳子,分开的肉质部呈现出橘红色,散发出诱人的甜香。

  留下瓜子做种,天浩选了几块瓜肉让阿依剁碎,与之前备好的肉糜混合,加入各种调料和盐。

  阿依现在是他的女人,天浩却没想过要结婚。并非吃过以后想要赖账不负责,而是没有这个必要。文明时代在道德框架在这个世界毫无用处,谨守着曾经的婚姻规矩在北方蛮族看来会显得与整个社会格格不入。身为寨子头领,与寨子里最丑的女人睡过也就罢了,如果还要进一步谈婚论嫁……包括永钢和老祭司,所有人都会认为天浩是个白痴,是个疯子,还会进一步怀疑到阿依身上,认为她是个可怕的巫婆,给伟大英明的头领下了蛊,诱惑着他做出不合规矩,令人无法理解的可怕行为。

  异端的下场,是被捆在火刑架上活活烧死。

  既然丰收,肯定就得请客。天浩请来了老祭司和永钢,还有同彪和国基。家里地方小,坐不下那么多人,天浩干脆把宴客地点放在村里的议事堂。

  人们看着他熟练地把面团摊开,用一根打磨光滑的圆木棍子在上面擀来擀去,中间填上事先准备好的馅料,做成馅饼,烧热的锅里放上熊油,慢慢地烙着,空气中很快散发出令人馋涎欲滴的浓烈香气。

  天浩用了懒办法,他把饼子烙得很大。这样做,省事省力。热乎乎的馅饼离开锅,平放在砧板上,天浩用菜刀切开,笑着分给坐在周围的人。

  很烫!面团被肉汁与熊油浸透,牢牢锁住了鲜美的馅料。

  第一口咬下去的时候,永钢就彻底爱上了这种馅饼。他顾不得烫热,吸呵着冷气,肉汁与肉油在舌尖上跳动,几乎没尝出什么味道就慌慌张张咽了下去。第二口咬得很大,食物填满了整个口腔,他边吃边点头,眼睛里全是满满的幸福。

  老祭司吃得太急,啃掉了一颗牙。他懊恼地捡起牙齿,脸上露出痛悔的神情,最后还是把牙齿塞进口袋,专心致志嚼着自己的那份肉饼。

  阿依叫来了十多个女人,她们模仿天浩的动作,在一个个大盆里和面,然后剁肉。

  就这样,没有任何预兆,很简单的小范围宴请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全寨人参与进来的大型集会。主食只有这种馅饼,只是其中的肉馅填料不同。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年轻头领给予自己的礼物。全新吃法比单调的馒头更加美味。

  ……

  天峰带着一些人,拖着满载粮食的大车出发了。

  上缴族群的百分之三十额度绝对不能少。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必须在入冬前把粮食送到雷角城。否则,整个寨子将面临着来自雷牛王的滔天怒火。

  永钢照例组织寨子里的青壮编成狩猎队。秋天是人类欢庆丰收的季节,山里的动物同样有着比平时更多的食物。它们会在寒冷降临以前大量进食,积蓄体内脂肪。山鸡、野兔、獐子、狗獾……这是一年当中野物最肥美的季节。

  磐石寨附近的黑嚎狼被打散了。它们连续多次对海边煮盐的人们发动袭击,每次都被野蛮人依托警戒塔彻底击败。庞大的的狼群在过去几个月里大幅度缩减,现有的黑嚎狼已经无法对磐石寨构成威胁。它们面临的出路有两条:要么修生养息耐心等待几年,让种群整体回升到原先的数字。要么离开这个地区,融入别的狼群。

  智慧性思维一旦打开大门,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虽说现在不是冬天,在冻肉里添加巨角鹿软骨“佐料”的做法无法使用,但这并不妨碍猎人们从其它方面进行思维延伸。铁匠做出了很多弹性极好的细铁签子,两头磨尖,平时以直立状态插在箭筒里,需要用的时候就拿出来,将铁签弯曲,中间用韧性极好的细麻绳绑紧,外面裹上新鲜的肉。暴鬃熊对这种加料肉丸毫无抵抗力。有些直接吞下,胃液腐蚀着麻绳,铁签穿透胃部,让它们在痛苦嗥叫中死亡;有些会在嘴里嚼嚼,细绳当场断开,瞬间绷直的铁签扎破熊嘴,弄得到处是血。等候已久的猎人们趁机拥上,捂着嘴巴痛苦惨嗥的暴鬃熊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各种武器往自己身上招呼。

  天浩带着女人和孩子采摘苹果。

  这东西与记忆中的苹果没有任何相似之处。黑灰色的外壳很硬,用力捏才会裂开一条细缝。果实差不多有成年人拳头大小,切开可以看到与普通苹果相同的肉质层,味道也没有区别。

  坚硬外壳是一种自我保护措施。天浩不明白,在自己沉睡的这段时间,苹果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片果林距离磐石寨约六里,位置偏僻,狼群密集,平时很少有人过来。整个林间山谷地上落满了果实,厚厚的一层。下面的已经腐烂,上面覆盖着去年落下的部分,已经萎缩,又干又瘪。

  天浩带来了八辆板车,一个个装满苹果的篾筐码在车上,堆成小山。尽管如此,人们摘下的果子只占整个树林外面很小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