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11章 去特么的真爱(三十八)

作品:攻略极品|作者:萨琳娜|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11 08:12:50|下载:攻略极品TXT下载
  在大夏朝,一般只有亲王、郡王的女儿才能被封为郡君或是县君。

  且并不是所有的王爷之女都能有封号,往往都是王妃所出的嫡女,或是王爷最宠爱的女儿才能如此。

  而长公主或是公主之女,是没有这项殊荣的。

  因为公主的女儿,虽然有皇家血统,却是外臣,算不得宗室贵女。

  但,事有例外。

  如果公主是帝后宠爱、看重的人,亦或是驸马出色,圣人也会格外开恩,加封公主之女为县君。

  比如永平长公主的爱女,就是因为其父余敬战功彪炳,才在三岁的时候,被封为长乐县君。

  还有康平帝的同母亲妹妹长安长公主的两个女儿,也都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封为了县君。

  ……这些都是特例。

  宜安长公主既不是圣人一奶同胞的亲妹子,驸马也没有立下什么功劳,她的女儿,自然无法得此殊荣。

  可这次,宜安长公主纵马闯宫,还砸了太医院,圣人轻飘飘的罚了她一年的薪俸,转手又赏了她女儿一个封诰。

  这、这是什么意思?

  宜安长公主咸鱼翻身,终于得到圣人的恩宠了?

  还是圣人太过友爱手足,碰到这么个糟心姐姐,都能捏着鼻子的加倍照拂、厚待?!

  圣旨很快发了下去,整个京城的人都被震惊了。

  徐太妃这边,先是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杨璀”歪打正着,非但没有惹怒圣人,还意外的投了他的眼缘。

  但很快,徐太妃心中就生出了些许异样的感觉。

  自己的亲生女儿不得帝后待见,如今换了一个孤魂野鬼,就立刻得了圣心。

  这、这……虽然徐太妃自己也清楚,她的璀儿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

  可知道是一会事儿,被人这般差别对待,则是另外一回事儿。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徐太妃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事情,似乎渐渐失去了她的控制!

  真若是到了她的百年,她还能轻松把那个冒牌货带走吗?!

  安妮才不管徐太妃这边心思翻滚,她从两仪殿出来,便象征性的去了趟徐太妃这边。

  各怀心思的“母女”二人,虚与委蛇的片刻,安妮便告辞离去了。

  待安妮回到公主府,圣人惩罚、嘉奖的两道圣旨都传遍了整个京城。

  关于宜安长公主打砸太医院的事,也被传得沸沸扬扬。

  远的不说,近在隔壁街区的永靖侯府也得知了消息。

  “什么?长公主为了宏儿,不惜怒而闯宫,还将太医院砸了个稀巴烂?如今太医院的院正亲自来给宏儿看病?”

  梅氏不愧是梅氏,跟别人关注的重点就是不一样。

  外人听了这则新闻,首先关注的是宜安长公主重得圣宠,成为京中新贵。

  而梅氏则只抓住了一点:长公主这般狂悖,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刘宏。

  话说自昨夜回到侯府,梅氏就担心的一夜没睡。

  她和永靖侯夫妻并排躺在床上,一人两只眼死死盯着头顶的帐幔,丝毫睡意都没有。

  他们害怕啊。

  侯府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他们比任何人都知道。

  一旦长公主真的厌弃了刘宏,并跟侯府决裂,那、那整个永靖侯府将会直接从云端跌入地狱!

  永靖侯夫妻俩,惊惧、绝望之下,恨不得拜遍了漫天的神佛,只求佛祖保佑,再让儿子能继续迷住长公主。

  两口子又是拜佛又是求祖宗的,足足折腾了一宿,第二天清晨,两人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哈欠不断的走出了寝室。

  就在两人心事重重、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早饭的时候,外头就传来了长公主闯宫的消息。

  两人登时吓得险些从椅子上跌坐下来。

  闯宫?

  那可是能跟造反画上等号的行为啊。

  一个弄不好,不但长公主会受罚,就连他们侯府也会跟着受连累。

  还不等两人坐立不安、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找门路的时候,圣人对公主府下了两道圣旨的事又传了过来。

  梅氏登时乐坏了,圣人非但没有怪罪公主府,还让她梅氏的亲孙女当了县君?!

  梅氏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她也开始有闲心胡思乱想。

  几乎是第一时间,梅氏就想到了长公主为何会闯宫、打砸太医院。

  “长公主果然是对宏儿情深义重啊。”

  别人不知道,梅氏先被感动了。

  虽然昨天长公主对宏儿各种残酷、绝情,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都怪梅姨娘那个贱人,挑唆着宏儿做了那么多离谱的事。

  长公主再爱宏儿,也是个女人。

  梅氏自己就是女人,她当然能够理解同为女人的嫉妒和无奈。

  话说,长公主能为刘宏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远远超过梅氏的想象。

  换成梅氏是长公主,她早就把梅姨娘这样的小贱人活活打死了,好不好?

  还主动纳她进门?

  还特娘的准许她生下一儿一女?!

  做梦!

  更不用说这些年刘宏为了梅姨娘母女各种慢待长公主,连刘嫮也备受冷落,种种荒唐,梅氏自己都看不过眼。

  长公主忍了十多年才爆发,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其实,在长公主心里,她仍是爱宏儿的吧。

  哪怕亲手打了他,也是很心疼、很在意他的。

  否则,不会为了他,而做出那等——

  梅氏的思维开始发散,且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靠谱。

  就是永靖侯,也从绝望变得乐观。

  太好了,长公主没有真的厌弃宏儿,他们永靖侯府还能继续富贵下去。

  “长公主待宏儿这般赤诚,咱们却不能像过去一样觉得理所当然。”

  永靖侯双商都不怎么高,可也不是啥都不懂的蠢货。

  他惊喜过后,便开始跟梅氏交代,“长公主能容下梅姨娘母子三个,是她大度。可咱们却不能继续纵着他们胡闹!”

  梅氏听永靖侯这般轻蔑的谈论她的亲侄女,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但,她又不可否认的是,永靖侯说得很在理。

  梅氏答应一声,“是,侯爷,妾身省得。”

  不就是好好约束梅姨娘母子三个嘛,这也不难,她为了表明侯府的诚意,甚至可以把人先送去庄子。

  中午时分,艳阳高照,因为受伤而发了高烧的梅姨娘母女,以及刚刚下学的刘涛,被梅氏利索的打包,统统送去了京城外几百里的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