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16章 离间计

作品:花都小保安|作者:微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11 08:39:38|下载:花都小保安TXT下载
  (二合一章节)

  蒋碧云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从保险柜里面拿出两个小瓶子,里面分别放着两根毛发,然后放在面前仔细端详了好一阵,才打电话把助理紫晴叫了进来。

  “这里有两根头发,你拿去做个dna鉴定,主要还是鉴定两根头发之间有没有遗传关系。”蒋碧云说道。

  紫晴是蒋碧云的资深助理,不用吩咐就知道这种鉴定肯定属于个人,自己不应该多嘴。

  何况前一阵蒋碧云已经让她做过一系列的鉴定,她只要拿回结果就行了,至于为什么要做这个鉴定,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多问。

  “老板,你有指定的机构吗?”紫晴问道。

  蒋碧云犹豫了一下,说道:“前两次你是找哪家机构做的鉴定?”

  “前两次都是找的利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这一次还是找这家机构吗?”紫晴问道。

  蒋碧云靠在椅子上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本市做这种鉴定最权威的机构是哪一个?”

  紫晴说道:“本市能做这种鉴定的只有四家单位,除了利华生物之外,还有血液中心,剩下就只有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和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有这个资格。”

  蒋碧云坐在那里迟疑了好一阵,说道:“能不能找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来做?”

  紫晴犹豫了一下说道:“当然能做,不过,他们可能需要提供当事人的身份证明。”

  “你的意思是不提供当事人的身份证明就不能做吗?”蒋碧云问道。

  紫晴犹豫道:“如果是利华生物和血液中心倒不需要,只要有委托证明就行了,但市公安局的机构要求比较严格。”

  蒋碧云眯着眼睛犹豫了好一阵,说道:“市公安局的检验机构应该更权威,还是拿到法医检验鉴定中心去做吧,我给一个朋友打个电话,你直接去找她。”

  紫晴把两个小瓶子小心翼翼地装进了自己的包里面,然后离家了办公室,紫晴离开之后,蒋碧云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一个女人接了电话,蒋碧云小声说道:“苗薇,有件事你帮我办一下。”

  女人客气道:“蒋总,什么事情尽管说。”

  蒋碧云犹豫道:“还是有关我大女儿的身世,虽然前一阵在一家机构做了dna鉴定,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想再次确认一下。”

  “你是想重新做鉴定?”苗薇问道。

  蒋碧云迟疑道:“不错,毕竟事关重大,我要再次确认一下,等一会儿我的助理会把鉴定标本送过去。

  你也没必要拘泥于手续,只要帮我确认一下送检的两根头发之间是否存在遗传关系,我只需要你的检测结果,也不用出具检测报告。”

  苗薇说道:“那这纯粹是一件私活了?”

  蒋碧云说道:“你就当私活办吧,不过,结果应该不会有水分吧?”

  苗薇笑道:“大姐吩咐的事情谁敢掺杂水分?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紫晴离开蒋碧云的办公室之后,并没有马上去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而是把车停在了一条小巷子里,然后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不一会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选择了什么地方?”

  紫晴小声道:“她这一次没有选择血液中心,而是让我把东西送到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她好像在那里有朋友。”

  男人说道:“有没有朋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办就行了。”

  紫晴犹豫道:“老板,我有点害怕,这可不是小事,万一夫人要发现我作假的话,肯定会开除我。”

  男人说道:“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夫人怎么会知道?”

  紫晴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老板,我可以按照你说的去做,但希望你能兑现你的承诺。”

  男人说道:“你放心吧,既然你和阿昕相爱,到时候我自然成全你,到时候我还会送你一份不错的嫁妆,不过,这件事你敢泄露出去一个字,到时候就不是开除你这么简单了。”

  紫晴急忙说道:“老板,我保证守口如瓶。”

  挂断电话之后,紫晴从包里面拿出蒋碧云交给她的两个小瓶子揣进了口袋,然后从工具箱里拿出另外两个装着一毛发的瓶子装进了包里面,然后开车去了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

  过,她在离开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之后,又去了血液中心,把蒋碧云交给她的两个装着毛发的瓶子交给了一个熟人,低声吩咐了几句才离开。

  三天之后,蒋碧云在八仙过海家里的游泳池里刚刚爬上来,放在软塌上的手机就叮铃铃响起来,拿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珠就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苗薇,什么结果?”

  苗薇严肃地说道:“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你送来的两根毛发之间存在明确的遗传关系,概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准确点说,这两根毛发的检测结果证明两根毛发的主人是母子关系。”

  蒋碧云身上的浴巾落到了地上,拿着手机怔怔发呆,好一阵才说道:“谢谢你,哪天请你吃饭。”说完,挂断了手机,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半天没有动弹,不过,脸上却是一副激动的神情,嘴唇翕动着,也不清楚在嘀咕什么,最后回头看看站在不远处的梅向月,冲她招招手,等梅向月走到跟前之后,问道:“最近家朗都在忙些什么?”

  梅向月说道:“还能忙什么,整天都在操心二小姐的婚事呢,说实在的,他自己都没有结过婚,董事长怎么能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他去办呢,我真担心他办不好呢。”

  蒋碧云迟疑了好一阵,并没有接着梅向月的话题说下去,而是盯着她说道:“小月,仔细算算,你跟戴家郎在一起差不多两年多了吧?”

  梅向月一愣,随即点点头说道:“差不多吧。”

  蒋碧云拿起浴巾裹在身上,似不经意地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梅向月似乎也不明白蒋碧云的意图,说道:“二十六了。”

  蒋碧云若有所思地说道:“家朗都三十二岁了,按照农村的说法都三十三岁了,说起来也该成家了,你们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着急,难道就没有计划吗?”

  梅向月楞了一下,奇怪道:“夫人,你记错了吧,家朗今年也就是三十岁,哪来的三十三岁啊。”

  蒋碧云楞了一下,急忙道:“我可能记错了,不过,三十岁也应该结婚了,何况你们在一起都两年多了,难道就不想结婚的事情?”

  梅向月低垂着眼帘说道:“这种事都是男人说了算。”

  蒋碧云奇怪道:“怎么能男人说了算呢?结婚是双方的事情,只要条件成熟了就应该结婚,怎么?难道他不想跟你结婚吗?”

  梅向月犹豫道:“他也没有提起过。”

  蒋碧云不解道:“按道理你们订婚这这么久了,即便戴家郎自己不着急,难道他父母也不着急吗?”

  梅向月本能地以为蒋碧云是在关心自己和戴家郎的婚事,并没有想太多,装作一脸抱怨道:“他父母着急有什么用?又不是没催过,可他自己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呢。”

  蒋碧云拿出一瓶油在大腿上慢慢擦着,瞥了一眼梅向月,小声道:“不结婚倒也不奇怪,按道理你们每天都睡在一起,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孩子啊。”

  梅向月晕着脸低声道:“我们都采取措施的。”

  蒋碧云惊讶道:“怎么?难道他不喜欢孩子?”

  梅向月迟疑道:“他说是以事业为重,等到稳定下来之后才结婚生孩子呢。”

  蒋碧云嗔道:“屁话,这小子眼下已经是千万富翁了,在公司也混的有头有脸,他还想怎么稳定?这明显就是个借口。”

  梅向月装作疑惑道:“夫人的意思是?”

  蒋碧云沉默了一会儿,就像是一个过来人那样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月,你可能对男人的脾性还不够了解,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小子可能对你已经腻味了。

  毕竟,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谈恋爱可不能谈的时间太长,否则双方都会感到疲倦,照我看来,这小畜生压根就没打算娶你。”

  梅向月一脸惊讶道:“不可能,我们可是订过婚的。”

  蒋碧云嗔道:“订过婚算什么,就算是结过婚还不是照样离婚?我问你,你觉得戴家郎对你忠诚吗?”

  梅向月一脸疑惑道:“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碧云迟疑了好一阵,招招手让梅向月坐在自己身边,一脸怜悯地盯着她注视了一会儿,问道:“怎么?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戴家郎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梅向月吓了一跳,还以为蒋碧云怀疑戴家郎的卧底身份呢,急忙说道:“不正常?没有什么不正常啊。”

  蒋碧云哼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呢,没想到竟然这么粗心大意,不过,也难怪,戴家郎这小子确实善于伪装,就连我和董事长都被他蒙在鼓里呢。”

  梅向月越发紧张了,疑惑道:“夫人,难道家朗犯了什么错吗?”

  蒋碧云哼了一声道:“犯错?岂止是犯错?这小子简直不是个东西。”

  梅向月一脸惊讶道:“夫人,家朗他究竟干了什么?”顿了一下,又一脸不解的神情,低声道:“前不久夫人不是还认他做了干儿子吗?”

  蒋碧云哼了一声道:“那也只能怪我瞎了眼,要不是面子上过不去,我明天就想让这小子滚蛋呢。”

  梅向月似乎有点被蒋碧云搞糊涂了,装作惊慌道:“哎呀,夫人,家朗是个粗人,如果他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人就是大大咧咧的,说话也不注意……”

  蒋碧云打算了梅向月的话,一脸气愤道:“如果只是得罪了我也就罢了,实际上,这小子压根就是个败类,不仅欺骗了你,还欺骗了我和董事长,要不是及时发现,我们还不知道被这混蛋骗到什么时候呢。”

  梅向月怔怔地楞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夫人,他,他究竟干了什么?”

  蒋碧云摆摆手说道:“我都说不出口,小月,我只劝你一句话,戴家郎这混蛋不是个靠得住的男人,你必须马上离开他,否则有你后悔的时候。

  说实话,你如果不是我的私人助理的话,我也不愿意多管闲事,我确实不愿意看到你将来后悔。

  你看,你还年轻,又这么漂亮,将来什么男人找不到?只要你好好干,我保证能给你找个满意的男人。”

  梅向月怔怔地楞了一会儿,一脸惶恐道:“可夫人还没有说他究竟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蒋碧云一脸为难的样子,迟疑了好一阵才小声说道:“这话说起来关系到我们周家的名誉,我本来也不想告诉你,可想来想去,还是告诉你算了,省的你下不了决心。”

  顿了一下,继续低声说道:“实际上戴家郎这小子是个花心大萝卜,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

  梅向月一愣,没想到蒋碧云竟然会提起这个话题,不过,她对戴家郎的几个女人心里有数,倒也不太惊讶,可还是一脸惊异道:“不可能吧,夫人,你这是听谁说的?”

  蒋碧云哼了一声道:“怎么?如果没有根据的话,这种事情我还能瞎说吗?不过,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否则也不会认他做干儿子了。”

  梅向月忍不住开始替戴家郎担心,毕竟,他和唐婉的关系还属于机密,如果被周继尧和蒋碧云知道,后果难以预料。

  只是不明白戴家郎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以至于连蒋碧云都知道了,并且听蒋碧云的意思不仅是劝自己离开戴家郎,好像还要对戴家郎采取什么措施。

  如果真的是戴家郎跟唐婉的奸情暴露的话,被开除是肯定的,说不定后果还要更加严重,也许这个卧底任务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他,他究竟跟谁……那个了?”梅向月小心翼翼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