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章 狠辣女

作品:民国奇人|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19-07-11 07:57:21|下载:民国奇人TXT下载
  那个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人没说话,只是冷冷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瞧出一点儿不同寻常来。

  对方弄得小木匠满身不自在。

  他知晓这肯定是小韩帅不服气,叫人过来刁难自己的,所以也没有再作理会,而是往前走了一步,平静地说道:“劳驾让一下……”

  他作势要走,那男人往前一站,再一次拦住了他,随后闷声闷气地说道:“我倒是要看一看,在这泉城里,还有谁敢不给我孔乙凡面子……”

  说罢,他却是直接上手,朝着小木匠的身上抓来。

  小木匠听到那人自曝称呼,下意识地往后退开,然后抬头打量了一眼,问道:“孔府的?”

  那中年男人得意地笑了:“当然。”

  小木匠出道也有一些年头了,自然听说过那“南张北孔”的名声,毕竟纵观中华五千年历史,能传承千年而不断绝的家族,唯有孔氏与张氏。

  孔子与张道陵,南张北孔,一道一儒,百世而存。

  这般的世家,自然积蕴颇深,不知道有多少的法门、手段以及天材地宝的积累,家学渊源。

  他是见识过龙虎山天师府张家的风光,但这孔府,只听闻过,却未曾打过交道。

  他一直觉得,孔府既有孔子儒家庇佑,又有诗文传家,教出来的门下子弟,必然是精英之人,就算是没有天师府那般的天纵奇才,但想来也不会是那种“摧眉折腰事权贵”的主儿。

  结果他与孔府中人第一次的打交道,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形。

  出于对孔府名门的尊重,小木匠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平静地说道:“阁下能够代表孔府么?”

  那满脸威严的孔乙凡盯着小木匠,说道:“你甭管我能不能代表孔府,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育教育你,让你也知晓什么叫做长幼尊卑……”

  说完话,他的右手五指屈拢,再一次地抓了过来。

  这一回小木匠没有再让开,而是伸手如电,一瞬间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让他没有办法用劲儿。

  不过那孔乙凡既然知晓了他的名声,还敢跑来找茬,显然也是有本事的,当下也是将手一翻,随后使用那小擒拿术,准备与小木匠在这方寸之间争锋……

  但小木匠却并没有给对方机会。

  他的恶速度更快,用劲更巧,力量更足,一拉一扯之间,却是将对方给直接摔翻倒地去。

  随后,眼看着孔乙凡身后的一帮人等准备一拥而上,小木匠却是一脚踩在了孔乙凡的脑袋上,随后冷冷看着场间,缓声说道:“各位这是想找死么?”

  众人感受到了小木匠在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杀气,心头疾跳,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

  树的影、人的名。

  而随后,小木匠将踩在孔乙凡脑袋上的脚挪了下来,随后大摇大摆地下了楼去。

  那孔乙凡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旁人喊道:“上啊,拿下他。”

  他瞧见这些人都没有动,顿时就急了,伸出手,朝着旁边那人的腰间摸去,想要掏枪,结果却被那人给抓住了手,随后说道:“凡爷,算了吧……”

  没必要。

  虽说小韩帅在这泉城之中,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并非能够横行霸道的主儿。

  那么多人看着呢。

  倘若他们仅仅因为别人不肯敬酒这么一件小事儿,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动了枪,那么必然会出问题的。

  毕竟就算是韩主席,也没有办法在这地界一手遮天。

  虽说鲁东这些年一直独立于中央之外,但多少还是得讲王法的。

  听到这人的话语,孔乙凡只感觉满口恶气,难以抒发。

  想起他刚才在小韩帅和那娇俏可人的徐媚娘的面前说的大话,让他更是无地自容,当下也是恶狠狠地一甩手,骂道:“你们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说着话,他也下了楼去。

  不过这回他自然不是去追人,而是扯呼,免得在这儿丢人。

  小木匠出了泰丰楼,回想起刚才的事儿,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冷笑来。

  对于孔乙凡这样的人,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甭管对方到底是不是孔府之人,他都不关心,反倒是那徐媚娘的态度,让他忍不住多想了一会儿,咀嚼一二。

  很明显,那位不知年纪的女人,内心的态度,远非表面上的那般热情和善。

  刚才之所以有那么一幕,少不了这女人在背后的挑拨。

  但对方使出这样的手段来,恰恰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她其实并不敢明着动甘墨,所以才会通过小韩帅来恶心一下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小木匠忍不住揣摩起了沈老总的态度来……

  他心中思量着,踱步往回走,结果感觉到头顶上有一阵微风风掠过,抬头一看,却瞧见远处的屋顶上,有好几个黑影在跳跃,那轻身手段着实了得。

  瞧见那几个身影的一瞬间,小木匠还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心头跳了一下,随后没有感受到敌意,这才放下了戒备。

  他仔细打量着,瞧见那几人却是几个起落,跑到了南边去。

  小木匠左右无事,所以也来了性子,往不远处的巷道走去,瞧见左右无人之后,也攀爬上了墙面屋顶,紧接着使用那登天梯的纵身手段,远远地跟着,想要瞧一眼这些人都是干啥的。

  毕竟泉城这儿因为青州鼎之事,搅得一阵风云翻涌,不同人汇聚于此,指不定有多少热闹可看。

  现如今戒色大师不见人影,小木匠想要了解更多的消息,就得主动介入其中来。

  他这本是无心之举,然而跟了一会儿,小木匠突然间发现,那几个不断纵身跳跃的人影之中,有一个看着,感觉很是眼熟的样子。

  他修为极高,又有那造诣极深的登天梯手段,所以在那帮人身后跟辍着,宛如鬼魅一般。

  别人瞧不见他,他却能够瞧得了别人,更清楚有一人,居然是阔别已久的张信灵。

  南张北孔……

  小木匠着实没有想到,他会在一天之内,同时见到两个千年传承的旺族子弟。

  那孔乙凡在孔府之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小木匠不太知晓,但这位张信灵可不得了,人家可是龙虎山天师道前任张天师的女儿,而且还是龙虎山第一高手武丁真人的得意弟子,更是天师道百年难遇的修行奇才。

  只可惜……

  张信灵是那种天生一手好牌,却打了个稀烂的悲剧人物,现如今甚至连天师府都没有办法再待了。

  那次变故之后,更是人间消失了一般,不现于世。

  但小木匠对她,却是没有半点的同情。

  张信灵这等的强悍女人,也的确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她就是她,一个比男人还要尖锐的人。

  尽管多年未见,而且还只是一个背影,小木匠却依然认出了对方来,他在这帮人的身后,如同一只大鸟般跟着,从大街一直跟到了城南的一片棚户区,瞧见那帮人最后落定,随后进入了一栋破烂房子,这才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想要打听点儿什么。

  他这边落定,刚刚准备靠过去,结果就瞧见有一个人影轰然飞起,最后重重落在了不远处的一片烂泥水洼里,溅起了淤泥无数。

  小木匠瞧见,给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下意识地往后退开,藏身在黑暗中去。

  他这边刚刚藏好,却瞧见那水洼前人影一晃,被小木匠认定为“张信灵”的那人出现在了旁边,随后她伸出脚去,恶狠狠地踩在了那个趴在水洼之中的人胸口。

  一股阴寒冰冷的气息从她脚尖冒出,却是将整个泥水洼都给冻结,寒霜一片,不断蔓延开去……

  而水洼那人则终于忍受不住心头的恐惧,大声喊道:“饶命,饶命啊,别杀我……”

  张信灵俯身过去,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衣领领口,一字一句地说道:“说,你们队长,他人现在在哪里?”

  那人大概是被搞得心理崩溃了,浑身都在哆嗦,打着摆子,哭着说道:“我、我……”

  啪……

  张信灵反手一巴掌,力量之大,直接将人给甩翻倒地,重重撞在了冰面上去。

  而她也满脸凶恶地冲着那人骂道:“你以为你不开口,我们就不知道了?实话告诉你,你们从金陵出发的别动队的成员,落在我们手上的,不止你一个;你不开口,就是把活下来的机会留给别人——来,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们队长董惜武,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那人被她的气场给震慑住,哆嗦一下,终于开了口:“在和顺庄布坊的纺布车间里,他们应该都在那里……”

  张信灵走上前一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确定?”

  那人哭了,说道:“我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确在那里,至于现在……我也不肯定了——求求你们,我什么都说了,别杀我啊……”

  他哭喊着,而张信灵则转过了身去,随后将右手举了起来。

  黑暗中走出两人来,一人按住了那家伙,另外一人,则将利刃直接捅进了那人的胸口去。

  那人被捂住嘴巴,挣扎了两下,最终颓然倒地。

  而张信灵则淡淡说道:“走,和顺庄!”